搜索

生活娱乐导购频道

微信: aaa18221329250

欢迎光临,爱乐家_生活娱乐导购频道(交通出行/酒店预订/演出票务/旅游度假/生活服务/电商培训/彩票/游戏)

交通出行_导购频道

酒店预订_导购频道

家政保洁_导购频道

电商培训_导购频道

彩票_导购频道

游戏_导购频道

音乐会上,你该什么时候鼓掌?

生活娱乐导购> 图书特卖频道> 品牌特卖网> 首页


去听古典音乐会,你知道什么时候鼓掌?如何鼓掌?英国年轻的小提琴演奏家丹尼尔·霍普新书《我该几时鼓掌》日前推出中译版,他用深入浅出的文字,教你如何在音乐会上成为一名得体的观众。

过程太过呆板和拘谨,德国音乐会听众平均年龄已达63岁
虽然自己是一名音乐家,但丹尼尔·霍普直言,古典音乐会已经危机重重。 他说,根据德国电视一台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德国音乐会听众的平均年龄已达到63岁。这就不难断定,如果没有年轻听众接替,至多20年后,音乐家们将面对一排排空荡荡的观众席演奏。

为什么有兴趣听音乐会的年轻人这么少?丹尼尔·霍普认为这不可能、也不应该是音乐本身的问题。因为其他民意调查显示:18岁以上的人群中,有超过50%的人对古典音乐持开放态度,但只有6%的人会定期去听音乐会或看歌剧。

究竟是什么吓跑了年轻人?作为职业音乐家,丹尼尔·霍普始终在利用每一个机会去寻求解答,究竟是什么让年轻人对音乐会反感、紧张、厌烦。在自己的每场演出后,他同不少年轻观众进行过交谈,想了解他们是否喜欢他的音乐。

他说:"我总是听到同样的说法,人们认为音乐'很好',乃至'棒极了',但音乐会的其他方面却糟透了。整个过程太过于呆板和拘谨,票价太贵,完全不合时宜。
此外,初涉音乐会的人很容易有这样的印象——那些头发灰白的老观众更希望不受干扰地欣赏音乐。而古典音乐的'门外汉',极有可能在错误的时间节点鼓掌,这时常让他们招致反感。"

据介绍,为了改善这种状况,音乐业内已做出不少努力。越来越多的演出组织方和音乐家尝试用全新的、更现代化的形式以及试验性的模式来吸引年轻人,但同时也不排斥年长观众。
"因为绝不能让那些长年光顾音乐会的人感到自己突然被排斥在外。"丹尼尔·霍普表示。

掌声是音乐会后最美的噪音
丹尼尔·霍普透露,是一位叫瓦伦汀的年轻人激发了自己写作《我该几时鼓掌》这本书的灵感。这位年轻人向他讲述了自己第一次听现场音乐会的经历,并认为自己遭受到了一次精神创伤。 那是瓦伦汀第一次听现场音乐会,乐队演奏的是门德尔松最受欢迎和最常演出的《意大利交响曲》。瓦伦汀一直期待听赏这部交响曲,仅仅因为他在一部广告短片里,从听到作品的第一个音起,就立即喜欢上了这部作品。

音乐会上,他坐在正厅前排的位置上,听着这部阳光四射的音乐,充满着激情和青春的气质,感到自己回到了多年前的意大利之旅,想到了那些酒馆和葡萄园,他完全被迷住了。于是,第一乐章最后一个和弦还没有完全消失,瓦伦汀就跳起来热烈地鼓掌,他甚至差点热烈的呼喊出来。

然而,他发现自己是唯一鼓掌的人,别人都"无动于衷"。此时,台上有几个乐手友好地微笑着,但指挥打了个手势,似乎在冲瓦伦汀说"好了,别说了!"因为这样的冷遇,接下去的部分,瓦伦汀听得心不在焉,忧心忡忡。

丹尼尔·霍普却很宽容的认为——门德尔松是否会因这一在乐章之间冲动的鼓掌而感到惊讶?我想不会。相反我宁可认为,他或许甚至会很高兴,他的"活跃的快板"的第一乐章对于二十一世纪的听众也如此受欢迎。

如果有人在不是预定的时间点上随意放任自己的热情,音乐家是否会受到干扰?丹尼尔·霍普说,瓦伦汀看到几个乐手在微笑,显然他们并没有因此生气或感到被冒犯。

"如果是我,也不会感到生气,恰恰相反,在意大利及其他地方的音乐会演出中,我常常会在第一乐章之后就博得人们的鼓掌,每一次都让我感觉很好。掌声是音乐之后最美的噪音"。

丹尼尔·霍普认为,虽然古典音乐会绝不应该变得和爵士乐手即兴演奏会一样——在成功的独奏甚至在音乐演奏中就鼓掌,但古典音乐会的气氛应该可以变得更为随性和少一点呆板。

丹尼尔·霍普说,其实1个多世纪以来,在世界上很多地方,观众们总是一再被要求和敦促"举止庄重",禁止在音乐演出中"说话,用手或脚打拍子,或做出其他显眼的动作,尤其是鼓掌或类似的表示"。

比如1910年柏林的一场弦乐四重奏音乐会还清楚地提醒观众"禁止在各个乐章之间鼓掌",甚至1940年柏林歌唱学院还在其节目单上写明"不要用鼓掌打断作品的演奏"。这是因为,松散的社会风尚在当时主宰着乐队的演出,人们为了保证有序的状态而一定做出了不少努力。
"然而,他们走得太过了,根据现在的标准来看,已经超出了必要和可理解的范围。'崇敬和礼节'的口号在二十一世纪很容易令人感到有些过头。"丹尼尔·霍普表示。
意大利人与德国人鼓掌习惯并不一样
因为常年在世界各国演出,丹尼尔·霍普深谙各国观众的音乐会鼓掌习惯。他指出,何时鼓掌,如何鼓掌在不同国家也可能是完全不同的礼仪。 比如意大利观众在这方面很慷慨,但前提是,他们认为有的音乐家确实值得收获掌声。如果他们喜欢其中的某个部分,就会鼓掌,不管后面是否还有几个乐章。甚至在葬礼上也会鼓掌。逝者被抬到墓地,来宾们颂扬他的一生,他在生命的最后一程也会博得掌声。

然而,意大利人有那种南欧人的性情,在相反的情况下也会表现得十分直接且明白无误:即失败者会被无情地喝倒彩。
有一次,丹尼尔·霍普参加了在威尼斯的一场音乐会,一个小提琴手演奏莫扎特的作品,可惜拉得不是特别好,根本无法让观众满意。"小丑!"有意大利观众直接喊道。"第一次去意大利演出的音乐家,面对这样直接的表达不满,应该马上中断演出。"丹尼尔·霍普认为。
南欧观众完全习以为常的东西,在欧洲北部常常被视作粗俗而不得体。德国的音乐会传统并没有规定在单个乐章后鼓掌,而要直到作品结束后才能鼓掌,如果有人不遵守这一规定,就会遭到其他人发出的愤怒嘘声,或者是被四面的人投来反对的目光。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苏ICP备170270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