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生活娱乐导购频道

微信: aaa18221329250

欢迎光临,爱乐家_生活娱乐导购频道(交通出行/酒店预订/演出票务/旅游度假/生活服务/电商培训/彩票/游戏)

交通出行_导购频道

酒店预订_导购频道

家政保洁_导购频道

电商培训_导购频道

彩票_导购频道

游戏_导购频道

去听音乐会 我们在听什么

生活娱乐导购> 图书特卖频道> 品牌特卖网> 首页


来整理一下听捷杰耶夫的慕尼黑爱乐演绎拉赫玛尼诺夫第四钢琴协奏曲和柴科夫斯基第六交响曲的感受吧。柴六我相对比较熟悉,拉赫四则比较陌生。所以从两个不同的角度来聊吧。

之前也说到最终去听了这场音乐会,是刚好看到了演出前放出来的那些价格比较低廉的票。本身我为买到了舞台正后方的位置沾沾自喜,坐在这里是可以很好的看到乐手和指挥的动作和神态,"听"音乐会变得不仅仅是听;不过一开场马上就明白了为何这个位置的票会这么便宜,因为音响效果相当相当差。尤其上半场是钢琴协奏曲,三角钢琴的琴盖完完全全阻挡了声音向后传播,所以在后面能听到的甚至只有所有低声部轰隆的回响,其他的声音都糊在一起。不过也正因为这个原因,这个上半场大概是我听过的噪音最少的上半场,几乎听不到其他区域观众咳嗽的声音等杂音,但是钢琴家激情四射的跺脚倒听的真清楚。加上本身对乐曲不够熟悉,这半个小时可以说是在尽力听清楚这首作品是什么样子的。

下半场就很不一样,因为池座空了很多位置,许多原本坐在两侧的听众在中场休息之后就很自觉的挪到了池座;我也很自觉的挪到了侧面的前排,终于可以清晰的聆听音乐了。这大概也是第一次听外国乐团可以坐这么前,感觉第一第二小提琴的质感在前排和后排听起来真是天差地别。坐在前排能感知到的弦乐毛茸茸的音色让人激动不已。

至于演奏的音乐本身,上半场我感觉并没有什么发言权,只是这位钢琴家:丹尼斯·马祖耶夫的技巧真是无懈可击。毕竟是柴科夫斯基钢琴大赛的冠军,无论在协奏曲,还是在安可时的狂热炫技,都非常饱满。当然我个人更希望能听到抒情性更强的作品,这点就见仁见智吧。下半场的"悲怆"让人更为期待,尤其是捷杰耶夫这样的俄罗斯指挥,对于柴科夫斯基的演绎肯定相当权威。对于乐曲内容,我算是再次确认了之前那些感受的"正确性",虽然现在看来文笔是问题很多,但对乐曲脉络的把握还是比较清晰。这首交响曲悲怆情绪的核心在于一切的奋斗和抗争都是徒劳;一切的结果都指向破灭。

对此,作曲家通过不断使用"受到打击,进行抗争,短暂的安宁,再受到打击"这样的模式来积累听众的不安;同时在二三乐章这样情绪比较积极的旋律里安排不少低沉的伏笔,让所有的悲伤在第四乐章彻底爆发出来。捷杰耶夫的指挥我注意到的一点是,他在第一乐章中有几处休止更长,让人对于情绪的转换更不确定,为乐曲之后不断的变化铺垫了更强的效果。他不同的动作带来乐句不一样的表情也都很好的为乐曲更宏观的情感转化做出了贡献。

其实知道乐曲大致给人带来什么样的情感,并不需要什么"经验"。这些好的音乐,要是听众都不能知道到底是在开心还是难过,那是作曲家和演绎者们很大的失败。不论听者来自什么样的背景,抱着什么样的期待,聆听的时候那些最直接的感受都应该是相似的,活泼的旋律不可能让人感到悲伤,这是我能和大家分享感受最根本的原因。所以当我看到大剧院里的曲目介绍册说"拉赫四:充满了由战争带来的悲伤氛围、柴六:第三乐章透出了对人生的失望"这样的描述时觉得相当可笑。比如柴六第三乐章,因为整个乐章实在太积极,乐章末尾甚至有听众鼓起了掌。

所以聆听音乐会之前需要做很多功课吗?需要做什么准备?期待通过一场音乐会得到什么呢?这次聆听的过程中,我突然在思考这些问题。因为感觉自己在大部分时间都在根据之前对作品的了解期待得到和印象里相同的感受。在这样的状态里,确实更容易注意到在演绎上的一些差别,但会忽略一些更直接的内容,比如一些演奏里的细节,比如因为音乐带来的触动。毕竟被这些音乐打动的那些聆听记忆,大都是在自己以一张白纸的姿态面对音乐作品时留下的。知道音乐大致的背景是可以辅助理解,但有很详尽的认识之后,多少会限制想象空间。
我倒觉得,如果能确认音乐是在自己能听懂的范围里,就保证自己以最饱满的精力去享受音乐会就够了。毕竟对一场音乐会的期待,更多人不是期待能在技术或理论上有什么提高吧,能觉得享受、充实就足够了。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苏ICP备17027047号